上海乐清赛恩电气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1-6177715
邮箱:service@cxkaite.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我国智能电网“十大憾事”

编辑:上海乐清赛恩电气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我国智能电网“十大憾事”
3000亿元交流特高压“蛋糕”或面临“缩水”

2010年,国网提出在2012年建成“两纵两横”特高压骨干网架的规划目标,即淮南(皖南)—上海、锡盟—南京、陕北—长沙、淮南(南京)—上海特高压交流工程,但这些预定的目标没有达成。尽管如此,交流特高压仍然获得一些发展,目前,除了皖电东送工程已开工建设外,锡盟—南京工程也已获得了国家能源局的“路条”。

今年2月,国网为使工程获得审批前做好前期沟通工作,在北京召开了锡盟—南京、蒙西—长沙、荆门—武汉—南昌特高压交流工程的工作协调会,项目沿线河北、山东、江苏、山西、河南、江西、湖北、湖南等省区的有关领导出席了这次会议。据国网人士透露,锡盟—南京、荆门—武汉—南昌两条线路可望在年内开工。

但现在看来能否开工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由于在经济性、安全性和必要性等问题上,一些电力专家针对交流特高压发表了态度坚决的不同意见,使得其未来的发展并没有直流特高压那般顺利,整个前景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一些专家对晋东南—荆门工程的“成功”提出了质疑,另外一些专家则认为通过特高压交流网架连接起来的“三华同步电网”将很不安全,而且很不经济。有业内人士称,相对于智能电网,政府对于交流特高压的发展则显得有点“吝啬”,在近两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智能电网被一再提起,但同样称得上是巨额投资的特高压却并未提及,可见高层对于发展特高压持谨慎态度。

国家电网充换电站“遍地开花”战略碰壁无奈收缩

曾经“意气风发”

“今年的市场很冷清,与往年的火热市场相比,业界很难适应。”上述奥特迅相关负责人不无感慨地对记者表示,“以前我们每月都出差参加好几次国家电网的招投标,今年到现在才出去两三趟。与去年相比,现在的境况真是天壤之别啊!”

我们从公开信息了解到,自从2009年初国家出台《十城千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工程》政策后,吸引了众多整车、电池、电机、稀土企业加入该领域。其中,国家电网利用原有网络优势,在全国掀起充换电站建设浪潮,走在了南方电网、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的前面。

据国家电网总经理刘振亚在2011年初的工作会议上介绍,国家电网顺利完成了2010年初既定目标,工程覆盖了全国26个城市,其中建设标准化充换电站87座、充电机5179台、充电桩7031根。当年,便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电动汽车充电装置最多的国家。

国网“换电模式”遇冷削减充换电设施建设

据了解,最近很多做设备的厂商都很着急,本来按照国网计划的大规模建设充换电站数量进行配套设备生产的,如今订单没有了,大家进退维谷。一位做充换电设施的设备商向记者透露,“今年国家电网突然削减了充换电设施建设计划,原计划全国建196座充换电站,现在实际建设可能一半不到。”

上述设备商向记者透露,国网突然暂缓高调的充换电站建设,与日前国务院审议通过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有关。

天威保变:“偷鸡不成蚀把米”?

话听上去虽然有点不雅,但拿来形容过去几年的天威保变,那可是相当地贴切。2011年,这家曾相继研发出多台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在中国变压器发展史上名列“第一”的变压器产品,并且成功成为变压器单厂产量世界第一、拥有变压器行业核心技术最齐全的行业领军企业,竟然一分钱没赚!(图1)。要不是政府2亿多元的政策性补贴,最终让企业的年报尚且不那么难看的话,这家昔日的行业明星企业恐怕真的就不仅仅是脸上挂不住那么简单了——从高峰到低谷,总共也就短短三四年时间。

一般来说,一个行业领军企业短时间内突然陷入极大经营困难,大多数情况都是整体行业大环境出了问题。正如天威保变年报所描述:受公司两大主业变压器和新能源市场均出现竞争加大、订单不足等严峻形势而导致经营收入巨大下跌——然而,这样的市场衰落,不但只是一时,更只是表象——在此,笔者着意要谈的,是天威保变或许正在陷入“比亚迪式”的衰落。

蒙西电网窝电700亿度难送出国网垄断封锁

就在中国十几个省都在为电荒忙得团团转的时候,装机总量和外送电量都位于全国之首的内蒙古,每年却有近700亿度的电窝在区内,送不出去!因为,占内蒙古发电大头的蒙西电网如果想把富余电外送,只能通过国家电网。而外送通道的建设,以及外送电量的多少,都由高度垄断的国网公司说了算。

700亿度电砸在手里

由于没有足够的电网通道把电送出自治区,目前蒙西电网约三分之一的火电机组被迫停机,超过42%的风电机组弃风。内蒙古每年放弃的发电量可供应北京一年用电量的约82%。

重建能源部呼声再起核心问题现分歧

对于组建能源部,中国能源研究会在报告中提出了几点建议,将采用政监合一模式,在能源部下设能源监管局。具体职能划分是将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水利部、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商务部等部门的能源政策职能,并入能源部;将电监会、能源局、商务部和水利部的部分监管职能并入能源监管局。

另一方面,报告建议将国家能源委作为统筹能源政策与外交、科技、环境等政策的机构,其办公室保留在发改委;而价格、投资审批权管理继续保留在发改委,根据市场化改革进程及监管制度建设进程,逐步改革行政审批制度。

对此,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政策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林卫斌解释称,目前的能源市场已经具备了“政企分开、主体多元、国企主导”的格局。设立的能源部将具有明确的职能定位,在没有价格制定和投资审批权的情况下,能源部依然可以发挥重大的作用。

6000多亿三网融合进展落后计划互发牌照被指意义不大

2010年7月1日,国务院公布第一批三网融合试点城市名单,宣告我国三网融合正式开始进入实质性发展阶段。按照国务院三网融合总体方案的规定,我国的三网融合工作分为两个阶段:2010年至2012年是三网融合试点阶段,2013年至2015年是三网融合推广阶段。

三网融合作为国家十二五期间战略推进重要工程,对繁荣文化产业、提高国家信息化水平、促进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即将跨入全国推广期的三网融合,对于我国经济的拉动起到至关重要的重要。有机构预测,未来3年内我国三网融合相关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6000多亿元。

电网主辅分离背后的“缺憾”:中国电建重组之重

从电网的辅业变身建设领域的主业,两大建设集团一年前完成了华丽转身。然而重组之后并不轻松,被“打包”在一起的多家公司还在进行着艰难的整合。

据张国宝透露,此前国网企业也曾多次找过他,希望将这些辅业资产尽快剥离出去,而且这些施工企业效益参差不齐。有资料显示,电网辅业主营业务涉及火电、水电施工、电网建设、运检维护、机械设备等。过去,国内电力建设行业集中度低,竞争激烈,经济效益一直处于较低水平。

职工多,包袱重,资产负债率高,这是央企重组过程中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而由两家电网公司下辖河北、吉林、上海、福建等14个省市公司所属辅业单位和中国水电、水电顾问重组而成的中国电建,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

比亚迪新能源战略设计环环失误

错判行业发展前景、选择不可控的发展路径、坚持模仿式战略……比亚迪欲构建梦想,但困境从一开始就已注定。

裁员减薪、电池“自燃”遭弃传闻、限售股遭高管套现4亿元、A股H股股价双双创出新低,比亚迪在困境里越陷越深。

十几年间,从“电池大王”到“汽车狂人”,再到“新能源之梦”,比亚迪曾一帆风顺。自2008年年底推出双模电动汽车F3DM后,比亚迪开始介入新能源领域,提出了三大绿色梦想,即太阳能电站梦想、储能电站梦想和电动汽车梦想:它也由此成为创新的典范、资本市场的宠儿,其股票被“股神”巴菲特看好并持有。

8厘钱不够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还差200亿

2011年年底,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三部委联合发布《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自2012年1月1日起,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调整为每度电8厘钱。

根据《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从2012年开始,电力用户缴纳电费时,银行自动将所收电费分流至两个账户,一个是归入电网企业收入,另外的每度电8厘钱则归入财政部管理的可再生能源专项基金账号中。“可再生能源专项基金”是“可再生能源专项资金”的升级版,在2009年修订的《可再生能源法》中提出。基金包括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和依法向电力用户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两项主要内容。
上一条:煤炭行业:新疆是未来影响煤炭供给最大变量 下一条:光伏上网电价政策研究报告发布